1. 首页
  2. bet36体育在线网址

中科院被**硕士父母

网曝香港中大硕士被父母以其患有精神病为由强制服药7年,你怎么看?
得知此事来自于“槽值”的一篇文章,讲述了一名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硕士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的姑娘,她的母亲通过

网曝香港中大硕士被父母以其患有精神病为由强制服药7年,你怎么看?

得知此事来自于“槽值”的一篇文章,讲述了一名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硕士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的姑娘,她的母亲通过伪造证据(病情)、贿赂医生等非法手段,将她强制送进了精神科,还威胁办了残疾证一事。以下为文章全文:

当事人:康莫(化名)

康莫,本科毕业于武汉大学,硕士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本应有着大好的前途,但她的母亲却通过伪造证据(病情)、贿赂医生等非法手段,将她强制送进了精神科(中医院的叫法是身心科)进行所谓的治疗并在其母亲的威胁下办理了残疾人证(精神残疾)。

在毕业后的七年里,康莫遭受了电休克治疗、强制服药、扎针、捆绑、软禁、恐吓、嘲讽辱骂等一系列惨无人道的折磨。比起康莫心理上遭受的伤害与痛苦,身体上的伤害与痛苦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长期服药对康莫的肝肾功能损害极大,这使她本来就不好的身体更加雪上加霜。服药后有会出现舌头震颤、手颤、腰部僵直、脚部浮肿、血尿等不良反应。

如今的她仍被软禁在家中,除了上午10点到下午2点之间可以自由到楼下溜达,其它的任何出行都要得到父母的批准。如果不服从或者想要逃走,她就会被家人、亲戚、雇佣者甚至警察强制押送到医院继续进行「精神治疗」。「杀掉」一个人原来可以如此简单,最可怕的人不是与你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而是与你朝夕相处的所谓亲人。

噩梦的开始

1983年,康莫出生于天津市红桥区一户普通的工薪(中产)阶级家庭中,家里经济状况尚可,能够维持三口之家正常的生活以及康莫的学费;其母亲的学历只有小学,留级2次,只读到三年级,后来因为实在读不下去选择了退学;其父亲的学历为初中。

康莫父母的关系一直不合,经常吵架,有时候甚至大打出手。据康莫说,他们结婚根本不是因为爱情,而是为了面子和房子。因为他们到了结婚的年龄,迫于各种压力,只交往了三个月就决定闪婚。交往期间,康莫的父亲几度想退婚,但都被亲戚阻拦了下来。(介绍人为了成事,谎称康莫的母亲是初中学历,实际上只有小学)

后来康莫的母亲也承认了「跟康莫父亲结婚的唯一原因是看上了他在事业单位工作」。

康莫家因父母打架而坏掉的衣柜镜子

康莫五岁前(1988年前)都和她的奶奶一起住,后来因为奶奶家拆迁,所以不得以回到了自己家中,从此梦魇就再也没离开过康莫。

小学四年级时,她的母亲因为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被迫堕胎,从那起她就把所有的怨气和愤恨都发泄到康莫身上,并经常对她说 “因为你,我的儿子都没了!我这辈子遇到你,算我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在此后的生活中,康莫的母亲更加变本加厉地刁难康莫,动不动就破口大骂,语言之恶毒让人难以想象。初一时,康莫的母亲因为一件小事在家里对康莫进行谩骂,因为她骂的太恶毒了,让康莫产生了生理上的恶心反应,后来康莫在去课室的走廊上忍不住吐了一地。当时她们班的班长帮她把呕吐物清理干净。

有时就因为她洗脚时无意地打碎一个暖瓶,康莫的母亲就可以以这个为理由骂康莫整整三个月。初三时因为她丢了一副她父亲单位发的手套,又被骂了很久。即使是现在也会因为多挤了一点牙膏或多用了一点卫生纸而挨骂。有时她洗澡时,康莫的母亲也会毫不顾忌地破门而入。

因为电休克治疗,康莫失去了很多珍贵的记忆。所以她倍加珍惜自己的日记,但是她的好多本日记已经被父母没收了。(也许被扔掉了,现已无从考证)

康莫因为颈椎腰椎不好去刮痧、按摩,她的母亲却认为是她中邪了,还说她被鬼魔附体了,带她去看大仙,让大仙把她的名字写在纸条上,然后放进香炉里念咒语。

夫妻吵架时,康莫的母亲有时也会说康莫的父亲也被附体了,他骂她不是真的他在骂,是魔在骂;她还经常说每个人身上都有魔病。

康莫的母亲经常觉得平时吃的食物都是有毒的,她说大米是塑料做的,有毒,不能吃;肉松是棉花做的,不能吃;汉堡包里面都被放了消炎药,汉堡里面的鸡肉用的都是那些三头六臂的病鸡,千万不能吃。

她如果读已故学者写的书,听已故音乐家创作的作品,康莫的母亲就会说那些东西有邪气,有阴气。此外,康莫的母亲还禁止康莫跟男生接触。跟康莫好的男生她都把人家扣上大魔鬼,害人精的帽子,说他们之所以跟康莫联系,就是为了伤害康莫。

另外康莫的母亲还总说 “一到春天夏天和秋天康莫就爱「犯病」,换季也爱「犯病」”。

而且康莫去年(2016年)才知道她的母亲原来不会念她的名字,以前只知道她不会写。这一系列事情都从侧面让康莫觉得她没有她宣称的那样溺爱和重视康莫。(康莫的母亲在外人面前一般不骂她,只是说她如何辛苦栽培康莫,称自己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努力吧!逃离地狱!

家庭环境虽然极其恶劣,但康莫始终不忘努力学习,成绩自然也一直非常优秀,她所做的一切努力就是为了逃离这个家,逃离这个永远见不到阳光的地狱。康莫的身体一直都不算太好,从初中开始就患有颈椎病和腰椎骶化 ,而且视力一直非常糟糕,左眼弱视,几乎失明,右眼远视加散光。

在高三时期,同学们的伙食都很丰盛,各种山珍海味,唯有康莫吃的永远是「青椒鸡丁」,班上有不怀好意的同学嘲讽地问道:“康莫,你家是开养鸡场的吗?”听完这句话,康莫当时眼睛就红了,泪水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转。

但这一切都不会成为她前进路上的阻力,因为她知道,想要离开这个家,这些困难根本不算什么,没有什么能阻止她逃离地狱。康莫在高中时期很努力也很聪明,高三时她专门制定了一个「奋战220天计划」,有目的、有计划性地学习最终使她考到了名校。

2002年,皇天不负有心人,康莫考到了雷军的母校武汉大学,修读广播电视新闻学专业,终于离开了那个她朝思暮想要离开的地狱。

在校期间,康莫依旧努力学习,热衷学术,积极参加各种社团、学术活动;2003年,作为创始人之一的她还建立了武汉大学自行车协会;此外,她还通过跨校辅修项目修读了第二专业—华中师范大学的心理学专业。

在2006年6月毕业时,她成功地取得了武汉大学的文学学士学位以及华中师范大学的理学学士学位。用一句话可以总结康莫的大学生活:「没有虚度光阴」。

康莫的文学学士学位证明

康莫的心理学学士学位证明

2006年6月,本科毕业后的康莫希望继续读书深造,于是她申请到了香港中文大学的一个硕士项目的半奖(奖学金支持)。但此时,她的父母劝她放弃读研,回老家工作赚钱。康莫无奈只能求助一位和她有私交的香港老师支助她读研,在她真挚的请求之下,那位香港老师同意借钱供她赴港读研。后来这件事被她的父亲知道了,碍于面子,不想欠外人的人情,于是就同意她去香港读研并提供其余的学费和生活费。

2007年12月,经过一年的刻苦学习,24岁的康莫从香港中文大学成功的毕业了并获得了文学硕士学位。

康莫的文学硕士学位证明

在获得了一系列荣誉与成就之后,康莫理应走向社会,成就一番事业,实现经济独立,从真正意义上摆脱原生家庭的控制,但事情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只手遮天,无法摆脱的黑暗

2007年12月,香港中文大学硕士毕业后,康莫仍想继续读书,于是她又申请到了全额奖学金(共29000欧元)去欧洲(奥地利)克拉根福大学(Universitt Klagenfurt)攻读第二个临床语言学(Clinical Linguistics)博士学位。

但此时,她的父母再次劝她放弃。这次康莫的母亲态度很坚决,她几乎每天都骂她,恐吓她。并威胁她说,如果想出国就烧光她的书,把她送进精神病医院。「烧书」这一威胁恰好击中了康莫的软肋,这使她不得不服软,因为那些书都是康莫心爱的宝贝。

这是她的母亲第一次正面明确提出要把康莫送入精神病医院。后来经过康莫的苦苦哀求,一个亲戚给她出了机票钱和宿舍押金(奖学金要到了学校后才按月发放),她最终还是出国了。康莫参加的那个博士项目需要在三个国家的三所大学完成课程任务,可就在学习的最后阶段(只差一门课的课程论文和毕业论文)时她的身体突然出了问题。

当时的情况是视力模糊,无法读文献写论文,另外同时有四肢无力的情况出现。后来经诊断,眼睛是「玻璃体浑浊」,血液检测「重金属中毒」。后来经过治疗,她的身体情况大大好转了,但她的父母也用了一些方法(骗康莫说,如果回家就给她买钢琴),让她回了家。由于康莫从小就对音乐极度感兴趣,单纯的她经不住诱惑便乘坐2009年11月29日法航的飞机回了家。

可回家后,她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谎言,父母非但没有给她买钢琴而且命令她 “不可以再回国外完成学也,并且这一辈子也不能再往上读书了!”虽然此时的康莫早已预定了2010年2月23日返程的航班。最后,她不得已只好委托她的同学帮她办理了退学手续并连同一些书籍和资料寄回了国。

康莫克拉根福大学的退学证明

堕入地狱

回国后,有一次,趁着她去本地的中医院做拔火罐和按摩缓解腰部疼痛,在某亲戚的建议下,父母直接把她送进精神科(中医院的叫法是身心科)住院了。

医生当时给她的诊断是双向情感障碍。理由是康莫在国外的时候乱花钱,是躁狂的症状。(此时她已回国三个月了,2010年2月)

康莫从小花钱很节俭,中学都是借同学的书读,大学的时候也曾捡别人的衣服穿。所以当她拿奖学金买了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书、一把吉他,她父母就会认为她丧失了理智。

康莫在医院接受了中西结合治疗三个月后出院,之后陆续住过六次医院。

2011年,她正式接受了电休克治疗,被强制大量服用各种精神类药物,最多的一天服用过11片。即使不住院的时候,也要每天在家按时在父母的监督下吃药。

康莫当时的一些住院清单

康莫平时服用的药物

由于长期服药,对肾脏产生不良影响导致浮肿、发胖,康莫从原来的110斤变成了现在的160斤左右,普通人几乎无法辨别出现在的她和以前的她是同一个人。

康莫今年(2017年)快过春节时,买了三件过年用的衣服,很多卖衣服的人认为她是孕妇。

2009年康莫在德国听歌剧时拍摄的照片

2016年康莫残疾证上的照片

现在的康莫,拍摄于家中

康莫之后的几次住院经历大体相同,都是被绑在床上、强制喂药、扎针、做「电休克治疗」等等。住院对康莫来说仅仅是其父母惩罚她不服从他们命令的手段而已,与其说是治疗,不如说是私刑。

有一次康莫因为一位好朋友的生日到了,出于想念,在床上自己哭了一会,被她的父亲发现,就把她送进医院进行「治疗」。一次因为收拾房间,把常用的东西放在好拿的地方,不常用的放在不太好拿的地方,被母亲送往医院进行「治疗」。一次颈椎疼,在朋友帮助下偷偷去做按摩,被父母送进医院进行「治疗」。一次因为长期服用精神药物导致肾病,她偷着跑出去看肾内科,被父母报警,抓到医院进行「治疗」。

康莫一边遭受「治疗」的痛苦,另一边还要遭受来自医院工作人员的嘲讽和侮辱。

因为康莫当时在重点病房,没有桌子吃饭。于是她就托着饭盒在床上吃。有一点菜汤掉在床单上。然后值班护工见到后就指着她大喊 “就你还大学生,吃饭都不会吃!我看你敢再洒一滴,我让你拿舌头舔床单!”。

伪造的一切

我说你有病,你就是有病,你越是想证明自己没病,只会让别人更加确信你真的有病。

康莫名义上是独生子女,但是没有独生子女证。当时办理残疾人家属补助的时候,需要这个证,康莫的父亲就从他单位找来几个人到街道,然后就跳过了独生子女证,把补助办了下来。

康莫的父母不允许她做精神病院外的全面体检。因为康莫的母亲说,她身上的不适都是因为她有精神病幻想出来的。

康莫的某个亲戚在当地有一定的势力,包括把康莫送进精神病院等做法都是其在背后支撑康莫父母进行的。可以说没有这位亲戚的「倾囊相助」,康莫的父母也不敢如此的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似乎真实地反映了某些东西,某些隐藏在慈善和蔼面孔之下的人性中最恶心、丑陋的一面。

「贿赂」?别瞎说,那是「好意施惠」!懂吗!你这些小娃娃,别整天总想「那啥」!知道吗!「那啥」「那啥」!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

某人当时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好意施惠不能算贿赂……贿赂!……读书人的事,能算贿赂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人情世故”,什么“者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负联网线上、线下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喂了某人些东西,被人吊着打!

康莫说,“收买医生,我能拿出证据的只有一次。剩下的他们偶尔说漏嘴,被我听到,但没有确切证据。我确认的是2015年10月,我妈以话费的形式给了 XXX 1000元,如果有机会(意思是恢复自由身)我可以向法院申请要求某电话运营商协助调查”。

后来有次住院,康莫的母亲暗示康莫,如果她不同意办残疾证就不让出院,继续接受「治疗」,她只好妥协,因为遭受电休克治疗、被灌药、捆绑、扎针真的太痛苦了!从山东临沂市某「网瘾治疗中心」逃出来的孩子见到这段话,纷纷留下了眼泪。

办残疾证的时候需要调取病例档案。康莫发现了一份讲述人为她母亲的档案。里面记录了很多从未发生过的事。比如她连续多天,不洗漱,怕见人;比如她曾经一个月中失去理智,全款购买了两套商品房;比如她某年在某个国家怀疑有人追杀她,大喊大叫。

康莫给她父亲看了这份档案后,他的父亲说

“你妈妈没一句实话!”

康莫问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跟大夫说实情?”

他的父亲说:“你妈不让我(指康莫的父亲自己)跟大夫接触。”

康莫得知真相后说道 “你们可以编故事塑造伟大父母的光辉形象。可是我因此付出的代价可是有血有肉的啊!”。

康莫之后曾多次要求其父亲为她修改病例,撤销残疾证。

但康莫的父亲总说 “过去的事就过去了吧”。

康莫也问过她的母亲。

她的回答是“我没那样说,大夫们乱写的”。

最近两个亲戚来到康莫家,康莫向他们求助,他们出于同情,建议她的父亲去修改病例,但都无果。

无力的反抗

康莫曾试过求助媒体,但几乎没有媒体愿意报道;曾求助过公安局,得到的回答永远是中国足球式的回答「那都是你们的家务事,我们管不着」;曾求助做律师的朋友,朋友的建议是让她在各方面顺着父母的意愿做(等于没说)。还有其他各种尝试,都基本以失败告终。

后来也有些媒体愿意报道,比如《新周刊》的第493期的20-22页上的报道,但对于康莫的情况也仅仅是作为一个案例,一笔带过。可以说,除了能从侧面佐证该事件的真实性之外,对当事人基本毫无帮助。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新周刊第493期

破釜沉舟,殊死一击

我曾问过当事人,“这篇文章一旦发出去就没有回头路了,一定要与他们死磕到底,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正如开头声明的一样:「当前健康和自由比隐私对她来说更重要」,那么现在我们的目的(行动)就已经很明确了。

第一、取消康莫父母的监护权资格,让康莫恢复自由。

第二、帮助康莫撤残疾证。

第三、收集证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以及《中国人民共和国刑法》依法对康莫的父母提起民事、刑事诉讼,要求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决不姑息任何形式的违法犯罪行为。

第四、恳求各位网友对此事保持一定的关注,不要让更多的康莫事件被漫天的黄色、娱乐新闻给埋没了,本人将一直对此事进行跟踪调查。

第五、天津市以及附近的网友,如果你们看到了这篇文章,希望有正义感的你们能够联系天津市的妇联,和它联合起来去帮助康莫恢复自由。

天津市和平区妇女联合会

电话:022-23302560

上班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12:00、14:00-17:00

电话:(022)12338

上班时间:

周二至周六

8:30—11:30、13:30—16:30

地址:天津市大沽北路200号

随后我也会与天津市妇联取得联系,进一步核实康莫目前的情况到底如何。

中科院直博生能不能转硕士?

应该有这个规章程序可以操作,至于是不是4年毕业不清楚,但如果按程序操作的话毕业证学位证肯定都有。不过先要跟导师商量好,导师的态度很重要,即使你能够越过他转硕士你也得在实验室待3-4年呢

中科院硕士毕业没文章,读博士会不会受到歧视?

不会吧?!

1.就在今年关于论文要求的话题,央视曾经有过一次声势浩大的报道,主旨就是:不能按照发表论文数量来“论英雄”。建议题主可以上网查看一下。

2.至于因子大小,其实英武当时硕士论文获得全军奖,但发表的论文很少。就是跟着导师参与一个科研项目(心理学),然后出了几本书,就过了。也没有谈论什么影响因子的说法。

3.至于说读博会不会受到歧视?按照英武的了解,不会的。现在已经过了那个年代了,只要你有科研能力,发不发表论文又能如何?比如,我的论文在我离开学校两年后,还获得全军奖项。

只要你的能力超强,发表论文只是一个小小的要求,相信你到了读博时候,一定可以有所建树的,加油!

中科院研究生院就在我家附近,有事可以私信哈。

中科院硕士毕业后回乡务农,您怎么看?

问题:中科院硕士毕业后回乡务农,你怎么看?

对于中科院硕士毕业后回乡务农,我认为现在这个时代应该持开放包容的态度,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梦想,而学历只不过是通往梦想路上的辅助,学历的高低与梦想的大小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并不是说高学历的人才必须要拥有探索火星的梦想才叫梦想,而拥有接地气的农业发展等就不能算做梦想,是浪费人才。

高学历人才在从事我们普通人看来不知一提的事情的时候,往往会遭遇很多人的鄙夷,就像当初北大毕业生陆步轩选择做了屠夫,很多人都觉得是浪费教育资源,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当初说浪费教育资源的人都是对教育很功利化的人。陆步轩当了屠夫后,也为屠夫行业做出了很多贡献,而这些贡献是一般都普通屠夫从业者无法完成的,比如开办屠夫培训学校、编制屠夫课本等等,这些都需要学历的支撑。

现在,中科院的硕士放弃读博士的机会,回乡务农,发展中药材,已经初步取得了成功,那就是让中药材的亩产毛收入达到24万元,那么这个时候和普通药材种植对比,应该还是会发现区别的。高学历人才加入农业,肯定会为农业的发展带来新的变化,只要种药材是个人喜欢的,愿意踏踏实实干的,我认为没有什么不妥,依然会取得好的成绩,搞不好未来他将带领周边农户一起发展中药材种植及深加工增收致富,那么这样以来,在实现个人愿望的同时也帮助了很多身边的人,也是了不起的事,毕竟这样的事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以上就是我对中科院硕士回乡务农的观点,欢迎大家赶快来发表自己的看法。

我是【洞察三农万象】头条号作者、三农问答达人,我将以专业的精神专注的态度专讲三农问题,为大家解疑答惑,欢迎大家的关注!

你被父母打过吗?

谢悟空邀答。

一、挨过父母的打。

第一,挨打原因:一是淘气。记忆最深的是八九岁的时候,几个小伙伴一起扔石子,看谁扔得远。不想石子扔到不远处一个小姑娘的头上;更没想到的是那小姑娘太“娇气”,这么大的脑袋还覆着厚厚的头发,竟然没有一颗小石子坚硬,立马流出了鲜血;更更没想到的是大家一起扔石子,到底谁砍上的,责任分不清,于是所有家长一起带小姑娘看病,费用等额分担。当然,估计各自回家后也遭到了共同模式的“双打”;二是不好好学习。上课只要一听懂,我就开始交头接耳,在作业本上画一些怪东西,逗同学笑,有时接老师的话茬等等。班主任老师家访告状,免不了一顿“小炖肉”。其实,这还是淘气。

第二,为什么那时家长爱打孩子?

现在回想总结,一是孩子多。你想,活蹦乱跳的猴子一样的孩子,按下葫芦起了瓢,管住了这个,忽略了那个,哪个地方不添把手、讨点厌,那都不叫正常!“圈养”看不过来,只得“散养”,但“散养”惹祸的风险系数就加大;二是经济状况引起的家长烦躁。那时家家都比较拮据,家长本来就愁,愁则生烦,烦则生恼,孩子一淘气,得,正好凑个题材,于是成了煞气筒。三是文化传承。父母文化水平不高,没有引经据典的教育能力,但他们其他优秀中华文化没记住,就记得“棍棒底下出孝子”,打成了他们认为最有效、最直接的办法。

二、打过孩子。

说句实在话,现在的独生子女,有时把你气得咕咕的,高高举起手掌,然后轻轻地拍下去,也就是给孩子掸掸身上尘土。没办法,一天到晚跟眼珠子似的瞪着一个大宝贝,哪舍得啊!但也有例外,孩子三四岁的时候,有一次我真的动气了。一次带他去一大型商场,一进门他像“钻天猴”顺着扶梯一溜烟不见了,追都追不上,多危险啊!把我给吓的一身白毛汗。这么大商场哪去找?好在我知道他喜欢五楼的电玩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找到埋没在茫茫人海中“小不点”,于是气从胆边生,不禁忍痛掴了他一顿。现在想来还总处于矛盾中,有时觉得当时打是对的,为了他好,记忆深刻,确保安全;有时觉得当时应给孩子讲道理,孩子聪明,一定能听得进去。

总之,我认为打不打孩子跟社会家庭的经济和文化有关。政治经济学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错,经济落后,文明程度就欠缺,打孩子就不可避免。经济好了,有足够教育孩子的资本,自然就不会或很少诉诸武力。

中科院认为机动车尾气污染影响被低估,应加强控制,你怎么看?

无论高估低估,都不要加强对百姓的控制了。要加强政府和有关职能部门的自控,不要为了一己私利,做下断子绝孙的事情。

被父母逼婚,怎么办?

“你妈逼你结婚了吗? ”

在你妈看来,你不谈恋爱约等于不孝。你光谈恋爱不结婚约等于变态。你结了婚不生小孩约等于现行反革命。

你再懂事、再贴心、成绩再好、收入再高,白瞎。你只要不结婚,你就是罪人。

你妈认可的最高宪法就是: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

除此之外,都是瞎扯淡

——咪蒙

“有对象了吗?”

“怎么不领回家看看?”

“你都多大了,怎么还不打算结婚?”

...

这些问题几乎成了过年的时候每天饭桌上必备话题,不说两句好像就没了春节的意思。

父母问问也就罢了,七大姑八大姨也跟着凑热闹,婶婶、表嫂不落下风,好像你不结婚就是件多大的罪过一样,整个家族都脸上无光。

逼婚=逼疯

健康的社会,应该尊重并崇尚自由意志,不管是单身,还是结婚。少置喙他人,多关注自己。某一类选择,只要出于自愿,且不触碰红线,是光荣还是耻辱,根本毋庸计较或标榜。

二三十的我们经常被冠以“单身狗”“剩女”或“剩男”的称号,时间久了,我们也借此来嘲讽自己,以至于我们这个社会好像对于这个词充满贬义的词!好像单身还没不结婚是一件多大的罪一样!

可是我们只是暂时单身,又不是不结婚了。干嘛非要弄得跟琼瑶剧一样苦大仇深。

没有该结婚的年纪,只有该结婚的爱情,法律规定没到年龄不能结婚,但没有规定到了年龄一定要结婚。

我一个朋友青儿,今年29岁,大学后只身一人在北京打拼。谈过几次恋爱,有着稳定的工作和快节奏的生活。今年过年,她们公司放了十天的假,我说你这下可有时间回家好好浪了,去年就没回,今年总要回家好好过个年吧!

她说“回不了”,我问为什么,她叹口气说:你以为我不想回吗?以前就算忙到只有五天假我也要回家去过年的。现在根本就只想逃避回家这件事,有时候想他们了,打电话都不敢多聊,生怕聊着聊着又搞的气氛不开心。

但是我还没来得及回复她,她就又开始自顾自的和我说起来:

“我也并非不想嫁,可是来来回回兜兜转转始终遇不到合适的人。这几年相过的亲比买过的衣服都多,见过的男人形形色色,试着了解相处过的也不少,可最后总是要么无疾而终,要么哪里不对。”

“你知道吗,我妈已经连续三年给我安排了相亲,只要我一回家都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我爸呢,虽然没有我妈催得紧,但是每年过年,无论做什么事都会绕到我找男朋友的事儿上,说我不让他省心。我觉得自己这么招他们烦,还不如不回家过年了。”

讲真,这种情况我见得不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就只能安慰说,其实父母也是为你好,他们也是担心你的未来,你的终身大事。

在这也要和父母们说一句:父母担心孩子理所当然,但也别把老方式套用在孩子身上,多倾听孩子的内心想法才能解决问题。总之还是要好好调节的。

毕竟家庭本就需要互相理解,如果你的父母依然逼着你结婚,你或许可以尝试把这个视频发给他们看看。毕竟世界上没有不爱你不体谅你的父母!

其实生活在城市工作的很多人,都到了结婚的年纪,偌大的城市里拥挤着各类形色的人,大家不结婚,除了有一定生活压力。

更重要的是,在没有遇到觉得合适的人时愿意静心等待。这是多好的心态,可惜着急的人总看不见。

每个人应该有自己热爱的事物,有属于自己的小生活。如果要为了结束单身生活,而对本身不喜欢的事物妥协,在我眼里,根本没有必要。

就像一双你很喜欢的鞋,就算它和你的脚只是差了半个码,但是和你的脚不搭,你穿上去它还是会磨脚的。

穿鞋如此,何况结婚?不要因为年纪稍微长了一点,被催婚了就对自己将就。你永远不知道将就之后的你会有多痛苦。

就像我们去买衣服的时候,你本来想买黑色却听了朋友的建议买了白色,可回家之后你发现你还是喜欢那件黑的,于是这件崭新的衣服就被挂在了衣柜里再没露过脸。选恋人的时候,你听了爸妈的话觉得那个对象更踏实靠谱,在一起之后你却发现还是喜欢自己选的那个,于是这段父母安排的恋情草草结束。

我们从来不否定父母是为我们好,但是感情的事情,真的不要太快餐式,更不要为了满足家里人的期待就草草结婚。

爱情不应该是一件勉强的事情,而应该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它和年龄无关,也和旁人无关,只和你自己的感觉有关!

所以请你一定要找到一个自己真心喜欢,对方也喜欢自己的人。终身大事,不能妥协,也不能将就。

最后,把舒淇在剩者为王里面说的一段话送给我自己和你们:

我相信那个对的人,

有一天他一定会接受到我的讯号,

然后搭着飞船出现在我的面前。

所以,我们等着。

但是,我希望,不会太久。

愿我们最终,都能嫁给爱情。

经常被父母拖后腿怎么办?

春节bet36体育在线bet36最新备用投注bet36体育在线网址这个问题怎么讲呢,你所说的父母拖后腿是指父母不停的干涉和阻止你做某些事,还是说父母不操心家里事什么事都要你操心你没法做你的事。如果是前一种那还要分你结婚没结婚,你结婚了,那注意,你是你小家的一家之主,你的事只需跟你老婆商量你老婆同意,那你爸妈的意见你可以选择不理会,当然如果结果不好也那需要你们两口子自己承担,若没结婚,那更好解决,折腾吧少年,只要别碰违法乱纪的事就行!第一种情况下你跟父母的沟通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一旦他们反对你做一些事尝试说服他们支持你的几率接近于零。第二种情况,怎么说呢,少年,男儿当自强,遇到不给儿女操心分忧解难还要不停给儿女找麻烦的父母也多的是,也不要寄希望于哪天他们能想明白,还是那句话,结婚了夫妻俩努力先过好自己的小家,有精力了就给父母也操点心,实在没精力那就只管他们没有劳动能力的事候尽点赡养义务了,其他的就算别人说你不孝你也得顶着,小家为重!没结婚的话,骚年,赶紧出远门去在他们影响不到你的地方好好拼搏几年攒点老婆本,要不然这样的父母还会拖累到你连老婆都娶不到!

天天被父母催婚怎么办?

谢谢邀请。可怜天下父母心!每个孩子到了适婚的年纪,做父母的都会为此操碎心。因为父母都希望儿女们找个好人家,所以往往对待这方面是比较积极的。民间对选择伴侣有句俗话“早选择,你选择别人;晚选择,别人选择你”,不管怎样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虽然父母不停的催婚,但是出发点是为你好。希望你可以理解父母,如果有什么原因不想这么早结婚,可以和父母深度交流一下,把心里各方面的想法都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 ,自己难受不说,父母还不理解。希望你早日走出这个烦恼,有个好心情。

被父母虐待怎么办?

不知道为什么要虐待孩子,生下来就有仇那就别生啊,但是现实中就是经常发生虐待孩子的事,孩子小也不知道怎么办,发生这样的事,邻居帮忙还好,否则孩子就遭罪了。

虐待孩子就是家暴,有处罚的,就是孩子自己无法处理,多宣传,多教育孩子,让孩子知道发生虐待了知道怎么处理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